南冠客:纪念文革发生40週年 _申博太阳城官网
主页 > 研究 > 南冠客:纪念文革发生40週年 >

南冠客:纪念文革发生40週年

时间:2019-09-28 编辑:

【2月7日讯】今年,是文革发生第40週年。抗战60週年我们纪念了,虽然不怎幺响亮,香港回归我们纪念了,虽然很排场,还有很多的纪念活动,很隆重,很奢华。然而,我没怎幺在意。抗战是抵御外族入侵,如果我们自身足够强大,对内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,对外与人和平共处,我想,在现在的国际形势下,也没有谁敢来侵犯。香港本来就是中国的领土,它的回归也不能说明什幺,根本没有庆贺的必要。文革不同,它是自己人残害自己,如果自相残杀,焉能阻止外族侵略?焉能不赔款割地?

我们应当纪念在文革,纪念文革中受难的人们。数以千万计的人,他们遭受摧残、蹂躏,被无端地剥夺了生命,如果我们也生活在那个时代,那幺,我们都有可能成为文革的牺牲品。我们纪念文革中受难的人们,悲悯他们遭遇的苦难,藉以警示世人,希冀拒绝文革的再度发生。请把自己身边的文革悲剧写出来,文革是真实的,并非人的天堂,而是人的地狱!

纪念文革,我们应当探究文革发生的制度原因。文革虽然在形式上与秦始皇焚书坑儒大为相像,与秦始皇以后的任何一次政治斗争相比较,文革持续时间长,发生範围广,惨烈程度都是前所未有。文革为什幺在我们否定的政治制度下没有暴发,却在我们颂扬的制度下肆虐呢?

纪念文革,我们应当探究文革发生的深层原因。毛为什幺敢于发动能够发动,他的意志与中国历史、中华文化有没有关联,只有找到其间的联繫,找到发生的动因,认识到文革在中国发生的可能性和必然性,才有可能避免文革悲剧不会重演。从周恩来以下,直至普通民众,那些支持者为什幺那幺狂热,反对者为什幺身单力薄,这与我们的民族性有何联繫?认识到了我们民族性格的缺陷是文革发生的土壤,刬除这种土壤,毛这颗邪恶的种子就无法生长。

我们应当纪念老捨,傅雷,储安平,郭沫若。一个人选择自己的人生之路怎样与政治联繫才能摆脱噩运,或者说,在我们能够选择生存的政治环境时,哪一种政治环境利于我们的生存与发展,生存智慧不仅仅保存的是上苍赐予我们人的精华,更为重要的是,这类精华一旦陷入邪恶,成为帮兇,他对人的危害更是成几何数扩散。

我们应当纪念马寅初,林昭,张志新,李九莲。从他们身上,我们看到人间正气,看到不阿附权势的独立精神,她们的这种精神是在什幺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,怎幺能够把这种精神培植为整个的民族精神。我们一直重视长城抵御外侮的作用,却忽视了它保护专制统治的功能。纪念文革,就应当筑起一道防止暴政的长城,在当代,比较长城抵御外侮,它显得更加重要,这座长城就是表现在这些人身上的独立精神,伟岸人格。纪念他们,让那些爪牙、刽子手的灵魂畏惧、颤抖,它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,不敢现身于阳光之下。

巴金倡议建立文革纪念馆,虽然至今仍是幻影,但是,在有记忆的善良的人们的心里,已经有一纪念馆的一砖一瓦,一梁一檩,只要这些砖瓦梁檩聚合起来,我们内心的纪念馆已经巍然耸立,不论邪恶势力多幺强大,心灵的纪念馆都不会被摧毁。

2006-2-6
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